在教育领域

2021-03-19 15:55

在女性职工产假休假制度方面,全国31省份延长了产假。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在今年两会期间也强调,要制定和完善保障妇女合法权益的配套措施,要保障妇女的就业、休假的权利,要支持女职工生育以后能重返工作岗位。

“家庭氛围因为二宝的到来,更加快乐和热闹,二宝的一举一动、一颦一笑都会让我们回忆起大宝那么小的时候,也曾经给予了我们这么多欢乐。”周朝虹说。

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中国推行了长达30余年的独生子女政策。不过,在经历了迅速从高生育率到低生育率的转变之后,中国人口的主要矛盾已经不再是增长过快,而是人口红利消失、临近超低生育率水平、人口老龄化、出生性别比失调等问题。

“因为孩子没有北京户口,上不了公立幼儿园,私立幼儿园价格又很高,摆在面前的有不少难题。”叶金萍说。

“对于未来,我相信会越来越好。”周朝虹说。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)(完)

这位职场妈妈告诉记者,自从“二宝”降生后,自己就开启了“超人”模式,工作之余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于照料两个孩子。虽然兼顾家庭和事业对于她来说并不轻松,然而孩子给家庭带来的改变却让她由衷感到欣慰。

针对民众的顾虑,近年来国家也出台了多重措施,为政策落地护航。

对此,沈军也有同感。因为自己和妻子都有工作,母亲年纪大了也没有精力帮忙照料孩子,所以他们只能聘请了一位保姆。

更令她欣喜的是,她看到了儿子的转变,“家里的大宝火速成长成大哥哥,逗妹妹笑,帮妹妹刷洗和消毒玩具,外出一定带着妹妹一起,仿佛一下子就长大了,很让人欣慰。”

例如,在母婴保健方面,国家卫计委此前强调,在“十三五”期间增加产科床位8.9万张,基本满足生育需求,此外还将采取加强儿科医生、助产士等紧缺人才培养等多重措施。

而今年年初公布的《国家教育事业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中也提出,要继续扩大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,基本解决“入园难”问题。

周朝虹则告诉记者,因为亲身体会了二孩妈妈生活的辛苦,她也希望未来政府能有更多政策惠及这一群体,包括延长产假、哺乳假,出台有更有利于两孩家庭的税收政策,以及更完善的医疗保障制度等等。

在采访时,叶金萍曾告诉记者,现在她最欣慰的是看到两个孩子都健健康康的,而对于未来她和丈夫还有很多计划,“我们现在要努力工作,多多攒钱,希望将来等二宝两三岁的时候,一起来一次全家旅行。”

“每个月要为保姆支付5000多元的工资,加上孩子平时的日常开销,每个月下来是不小的一笔钱,育儿成本还是很高的,而且我们现在也要为孩子今后升学的一系列问题做打算。”沈军说。

数据显示,2016年,中央投资29.1亿元,支持45个市级和202个县级妇幼保健机构建设,投资规模较“十二五”时期明显增加。

在教育领域,2016年,全国幼儿园达到24万所,比2012年增加了5.9万所,增长32.6%。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77.4%,五年提高12.9个百分点。

“我父母和我们这代人,家里普遍都有兄弟姐妹,不光是成长过程中能有个伴儿,成年以后也会觉得多些依靠。比如,父母需要照料时,可以由几个子女轮流承担,孩子们的压力相对小一些。”沈军说,自己身边有不少是独生子女的同事、朋友,“421”的家庭结构非常普遍,当父母们逐渐年迈多病,不少年轻人身上的养老压力会非常大。

“因为要照顾两个孩子,每天忙得团团转,而最大的烦恼就是钱不够花。”叶金萍告诉记者,现在夫妻俩每月收入的一半要花在孩子们的身上,同时还要为孩子们入园的事情发愁。

今年8月份,在北京工作的叶金萍和丈夫迎来了儿子的降生,荣升为“二孩妈妈”,家庭里儿女双全,也让支持生两个孩子的双方老人很欣慰。但儿子的到来也给叶金萍的家庭带来了“甜蜜的烦恼”。